生物科技新秀赴港半年考 股价破发挂牌迟疑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09 11:41

  [摘要] 港交所目前在基础设施上仍存在不足,包括分析师、专业基金等方面。

  允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新规已生效近半年,香港交易所(港股00388)(00388.HK,以下简称“港交所”)迎来了10余家中国创新药企业的IPO递表。

  此次改革被市场人士视为25年来港交所意义最为重大的上市制度改革。日前,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第三届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(以下简称“第三届医药创投大会”)举办期间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港交所不跟谁争,也不跟谁抢,只是提供多一个选项。

  事实上,上述改革新政推出之后,市场便一直争议不断,港交所亦面临多方压力。特别是今年第二季度以来,港股市场疲软,龙头股承压,生物科技股更是跌得“难看”,已上市的3家生物科技公司—歌礼制药-B(港股01672)(01672.HK)、百济神州-B(港股06160)(06160.HK)和华领医药-B(港股02552)(02552.HK)都难逃股价破发“魔咒”。截至9月28日,3家公司收盘价相对发行价分别跌44.71%、3.05%和0.12%。

  挂牌企业如此市场表现,直接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。有拟赴港上市的生物科技企业透露,公司甚至曾因此一度推迟IPO进程。上市后将面临的两地监管,及创新药企业信披的特殊性等,是这些企业所担心的问题所在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业界对港交所的生物科技企业上市新政持欢迎态度,并认为这是为解决中国创新药企业融资难、助力中国创新药产业发展的重要一步。但踏出这一步之后,依然有诸多难题困扰着业界和决策者。

  新股破发仍不控量

  自今年2月份以来,中国创新药企业前赴后继地涌向港交所。据港交所一名高层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,今年前来咨询赴港上市的创新医药企业明显增多。

  在咨询了多位业内专家的意见之后,港交所尽量在控制风险和丰富投融资机遇之间寻找合理平衡点,并设定了欲IPO的企业须有“15亿港元市值”且在研新药“已通过I期临床测试、即将进入Ⅱ期临床”这两大主要上市门槛。

  “鉴于生物科技公司的特殊性,在药品审批之前不可能有产品销售收入,可是它处于研发阶段又急需资金,那么在这个中间怎么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(成为关键)。”李小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首先应该“雪中送炭”,如果等公司新药获批上市再“锦上添花”,作为资本市场来说就意义不大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港交所官网梳理发现,截至目前,已有超过10家企业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,除了目前已经上市的歌礼制药、百济神州以及华领医药之外,还有信达生物、盟科生物、方达医药、Steath、AOBiome、康希诺、维亚生物、君实生物、亚盛药业、迈博药业、翰森制药等10余家企业排队IPO。

  然而,市场环境的骤然变化却为这份热情浇了点冷水。尤其是今年第二季度以来,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,已挂牌的创新药企业股价纷纷潜水,并未呈现出预期的状态。

  今年5月7日,歌礼制药披露招股书,成为新政后首个挂牌的中资创新药企。歌礼制药由国家“千人计划”特聘专家吴劲梓博士于5年前创办,公司有针对3个有效靶点的3种慢性丙肝在研药物,其中两种已完成Ⅲ期临床研究。

  正是有了这些重磅产品的加持,歌礼制药的估值水涨船高。2015年A轮融资金额达5500万美元,2017年又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,投后估值7.35亿美元(57.04亿港元)。

  根据招股书,歌礼制药发行约2.24亿股,招股价每股12–16港元,集资金额为27亿–36亿港元,公司上市定价为14港元/股的中间价,以此推算,其市值约156.8亿港元。

  8月1日,在外界的热切期待中,歌礼制药鸣锣上市,开盘价14.8港元/股。然而,其股价表现并未及预期,至8月7日收盘价为11.44港元/股,一个星期股价下跌了22.7%。

  近期,歌礼制药的股价更遭腰斩。截至9月27日收盘,歌礼制药报收7.47港元/股,总市值83.72亿港元。在回应股价下跌时,歌礼制药指出:“资本市场的波动属正常情况,股价的短期涨跌受不同因素影响,但并不影响歌礼制药的长期投资价值。”